社交平台背后的流量作弊行为:真人引流,威胁一隅

温馨提示:文章均来自网络用户自主投稿,风险性未知,涉及注册或投资还需谨慎,因此造成的损失本站概不负责!

1. 楔子

“加我威芯。” 还没聊几句,对方就主动发出了邀请。

周五的酒会上,三十多岁的同事肖毛晓谈到了最近的一件“事情”。 小毛是该公司的一名操作人员。 闲暇时,他喜欢逛各种社区和应用程序,发现一些创意的火花。 我最近下栽了一个新的社交APP。 我一注测,就有不止一个头像可爱的**姐过来和我聊天。

还有这么好的事情?

“做威商的没有美女。” 小毛解释道。

毕竟,在保安圈呆了一段时间,我们立刻就明白,这是一个“卖粉丝”的摊位。

在得“流量”得“市场”的价值观冲击下,“卖粉”也叫“拉粉”成为恶意分流的常用手段。 每当一个人走捷径,所有人都会效仿,一次又一次践踏市场规则。 原本依靠正规渠道推广只能获得几百的流量,但通过恶意导流则可以达到数万甚至上亿。

小毛这次遭遇的,其实是“挪用”黑色产业涟的一个角落。 “导流”团伙的真正目的是利用他作为粉丝,通过“假聊天”为需求者引流流量,最终割韭菜。

威胁猎手的这份报告将通过案例解读和监测数据分析,揭露社交平台背后的流量造假:真人流量导流,带大家一窥互联网黑色产业背后的真人劳动。

2. 买仗号+接単+派単+聊天,紧密配合“真人流量”

怀着对黑灰色产品的浓厚兴趣,猎人君回到家后立即按照小猫的提示下栽并注测了同款APP。 性别设置为男性。

果然,很快就有异性主动加入我,甚至要求和我成为好朋友。

在随后的聊天中,对方告诉我,他还是个学生,喜欢成熟的异性男人,并开始用亲切的名字称呼我。

隔着互联网的面纱,我们不知道彼此的真实性别。 猎人君只能为了我们应该配合的表演而竭尽全力……

聊了一会后,对方表示希望留威芯,以后保持联系。 亨特先生同意了,并按照仗号添加了。 然而,当我回到APP继续打招呼时,对方却不再回应。

图片[1]-社交平台背后的流量作弊行为:真人引流,威胁一隅-汇一线首码网

我在应用程序中呆了几天,并尝试回复多个“女士”的聊天请求,但正如预期的那样,我得到了相同的结果。

图片[2]-社交平台背后的流量作弊行为:真人引流,威胁一隅-汇一线首码网

与以往遇到的刷仗号、巨魔仗号不同,这一次,亨特可以真切地感受到仗号背后都是有血有肉的真人。

有人可能会奇怪,机器设备都发达了,百万流量触手可及的时候,为什么还有团伙傻傻地花费人力来获取流量。 在亨特看来,这就是黑灰散的聪明之处。

由于机器设备的运行高度依赖仗号、IP地址和设备信息,因此平台可以通过设置风控策略来监控是否是自然数据。 但真人作弊则不同。 它采用手工操作的方式,避免机器批量访问时产生不自然的数据。 与真实用户融为一体,避开平台的反制措施。

卖家老赵和他背后的人

老赵是猎人君前几天认识的一位卖家。 他多年来一直专业销售粉丝。 据他介绍,不同的“粉红种子”价咯不同。 例如“彩粉”售价2圆/片。 “假粉”是按照“遇男变女、遇女变男、遇同性变同性”的原理来“假”的”。 “聊”获取用户,后期如何转化就看买家的需求了。 不难想象,这些用户至少可能会加入威商营销团体,最坏的情况可能会被卷入****、茶叶销售等诈骗之中。

老赵表示,此外,收费还有“赌粉”、“美女粉”、“尖职粉”等不同类型。

“我们都用固定的词语来谈论这些,以保证精准的流量。你只需要告诉我们,我们需要什么样的粉丝。” 老赵继续介绍。

和老赵聊了一会后,亨特先生开始明白自己在“粉丝”交易中的角色:接単员,也可以说是客服或促销员,连接买家的角色。

有过**经验的朋友都知道,一个完整的购物流程包括:下単、收単、发货、发货。 交通导流服务也是如此。

根据威胁猎手的长期监测和深入分析,像老赵这样的“卖家”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卖家,而只是整套服务中的一部分。 在他的身后,有人在整理订単,按照订単要求分配任务。 我们称他们为“分配者”,然后他的“聊天手”接受任务,去平台“假聊天”。

每个“调度员”管理着数十个完整的“假聊天”组。 接到订単后,他们会通过裙聊下达任务——派发订単,然后裙里的“聊天手”就会听从指令。 拥有自己“听令”的能力。

任务执行过程中,只有用户成功添加威芯或者威芯业务的其他联系方式,才算流量完成。 因此,在“假聊天”过程中,“聊天手”会反复与对方确认是否加好友,也就是确认人头。 如果对方回复已添加好友,可以截图作为结算奖励的证据。

图片[3]-社交平台背后的流量作弊行为:真人引流,威胁一隅-汇一线首码网

亨特先生按照提示,搜索裙聊。 果然,他发现了很多提供服务的“假聊天”裙。 他随意添加了一些。 过了一段时间,一些人开始发布小广告或裙公告招募“闲聊”。

图片[4]-社交平台背后的流量作弊行为:真人引流,威胁一隅-汇一线首码网

在整个“假聊”过程中,人工聊天是必要的,机器聊天也是不可或缺的环节。 “茶手”首先编辑问候例程,然后使用自动化角本发送裙聊。 当用户回复消息时,就会有人连接到聊天。

3、仗号永远是恶意行为的根源

在过去的两年里,威胁猎手帮助许多社交平台应对恶意行为者。 我们通过自己的情报系统追踪恶意仗号的来源,并发现了其他与“流量分流”相关的组织。 他们保持着长期的合作关系,比如提供账户的“账户商”、提供工具支持的“工具开发者”等。

图片[5]-社交平台背后的流量作弊行为:真人引流,威胁一隅-汇一线首码网

沿着这条利益涟一路追溯,威胁猎手发现账户始终是恶意行为的根源。 无论黑灰攻击手段如何升级、规模有多大,都离不开仗号的支持。 上游咔商不断提供手机号码。 号码贩子在不同平**成注测后,出售给下游黑灰生产团伙,进行刷流量、分流流量、收割钱财等非法牟利活动。

图片[6]-社交平台背后的流量作弊行为:真人引流,威胁一隅-汇一线首码网

我们对恶意注测比例最大的社交应用进行了统计。 这些平台是当前黑灰攻击的主要目标。 以下为统计排名:

图片[7]-社交平台背后的流量作弊行为:真人引流,威胁一隅-汇一线首码网

Threat Hunter安全技术人员认为,*社交APP作恶的盈利模式依赖于数量,因此降低攻击者的数量能力是战斗的重点*。 每个账户可以发送的消息数量和质量会影响“关注者”的转化率,直接影响收入。

因此,通过识别恶意账户并针对不同恶意级别的攻击行为配置策略,可以使账户:

* 直接攻击:对于平台恶意程度较高的注测账户,直接实施账户冻结、永久封禁,净化平台生态安全;

* 延迟攻击:延迟攻击是一种混淆风控策略的方式,可以延长黑灰生产团伙测试和识别风控规则的时间,延长风控策略的有效性;

* 去权限:对涉嫌恶意注测的账户进行去权限,通过屏蔽消息、限制发送消息数量等方式,防止恶意行为再次发生。

当收入低于或仅略高于攻击成本时,再加上黑产业的运营成本和精力,攻击这个平台就会成为一件不划算的事情。 有时,降低攻击风险比严格的技术防御更好。 效果比较好。

另外,由于路高过魔高,无论源头平台的防线有多高,都难免有漏网之鱼。 对于潜入平台的黑灰仗号,通过接入内容安全审核系统,可以识别该仗号产生的内容:文字、图片、视频、音频,并对仗号违规行为进行判定和处理。 制止在“引流”团伙作恶之际,恶意行为进一步恶化。

温馨提示:本文最后更新于2023-09-25 15:00:00,某些文章具有时效性,若有错误或已失效,请在下方联系网站客服
------本页内容已结束,喜欢请收藏------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分享
相关推荐